廣東高院知識產權庭副庭長邱永清:標準基本專利司法審判的熱點難點問題——中國知識產權法官論壇第29(1)講

由于本次講座信息量大,我們計劃推三次。主要介紹了我國標準基本專利產生的背景和基本情況。后續內容將陸續推出。請注意。

演講者:邱永清

近年來,標準必要專利訴訟在通信領域頻繁發生,引起了實務界和學術界的廣泛關注。蘋果訴高通、up訴、中興與、與IDC在華等有影響力的案例。近,我院受理三星、案件的比例甚至達到32億件。目前,這起案件是知識產權領域的案件??梢?,標準基本專利背后蘊藏著巨大的市場價值和影響力。

在過去,中國甚至沒有標準的必要專利。近年來,標準必要專利訴訟如此之多,主要有兩個原因:

現代智能手機,如蘋果的富士康,三星在惠州和天津,以及,中興,oppo和Kupai,主要在中國廣東。標準的基本專利權人都在尋找終端制造商來收費。這些廠商主要集中在中國,因此近年來,中國出現了許多標準的基本專利訴訟。

和中興的專利崛起導致了秩序的改變。

中國在代、第二代和第三代通信領域幾乎沒有發言權。過去,中國所有的設備,包括端的交換機,都是愛立信生產的,然后高價賣給我們。目前,中國大力支持、中興、大唐、電信等企業的發展,每年投入大量的研發成本、人力物力,形成了許多新的專利技術。中國已逐步加入第四代通信產業,第四代通信產業發展壯大,話語權和話語秩序發生了變化。但其他**肯定不會同意這一改變,所以雙方只能通過訴訟來解決。這就是為什么與三星和IDC有這么多官司。

現在我想介紹一下法院在本案審理中遇到的標準基本專利的法律問題。

(1) 標準的概念

本標準是經認可的組織批準,共同使用并經協商一致重新使用,以在一定范圍內獲得順序的規范性文件。根據標準的適用范圍,可分為**標準、**標準、地區標準、地方標準和專業標準。

(2) 標準基本專利的概念

一、標準基本專利(SEP)是指當一項專利成為標準時,經營者要實施該標準所包含的專利,就必須實施該標準。

值得注意的是,標準非必要專利已經成為一個標準,但這個標準是可選的。例如,盡管高清視頻在中國是一項標準專利,但它是可選的,而不是必需的。標準基本專利的價值并不一定高于標準選擇專利。因為價值不僅與技術創新有關,還與市場應用有關。例如,蘋果手機曾經擁有滑動解鎖專利,這不是標準的必要專利(并非所有手機啟動時都需要滑動解鎖),但其應用范圍非常廣泛,在專利侵權賠償方面可能會得到很高的賠償,因此其市場價值可能高于標準的必要專利。

二、權利人如愛立信、高通、諾基亞、、三星、中興等提出了自己的技術解決方案。然后由制造商、技術開發商和運營商如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進行評估。后,評估委員會在綜合考慮評估人意見的基礎上,決定通過一份技術建議書。一旦被采納,它將成為官方必要的標準。

三、不同標準的基本專利對技術的價值認可和貢獻是不同的。

雖然它們都是標準的基本專利,但每一項專利在技術上的價值與其對技術的貢獻是不同的。如果通信領域的標準必要專利等同于一架飛機,則生產座椅和發動機的技術可以是該飛機的標準必要專利技術,但兩項專利的價值不同。因為計算標準基本專利的許可費是非常困難的。例如,在和三星之間,表示其專利價值高于三星,三星則表示其專利價值更高,因此如何判斷技術貢獻是一個難題。但我們應該有這樣一個印象:標準基本專利的技術貢獻是不同的。

(3) 標準基本專利與普通專利

當然,標準必要專利與普通專利一樣,是權利人的私權。然而,當一項專利被納入標準時,它就成為一項標準必要專利,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公共性。因此,其權利必須在形式和各方面受到限制,如frand許可義務。普通專利與標準必要專利在禁止方面也存在差異。

(4) 利益平衡:專利劫持與反劫持

這意味著標準必要性專利權人利用自己作為專利權人的地位,禁止通信領域的其他競爭對手或生產者使用該專利,標準必要性專利對每一個經營者都是必不可少的。因此,當其他經營者使用該專利時,專利權人提起訴訟,以獲得高額的侵權賠償或許可費,然后再向其他經營者提起專利劫持訴訟。

也就是說,該標準要求專利權人不能善意拒絕使用人的使用,因此一些實施者可能會惡意使用“不能隨意阻止他人使用”的規則進行協商,因此不交錢。此時,權利人被實現者劫持。我相信中興和愛立信對這一現象深有感觸。

劫持和反劫持在我國標準專利領域存在,早期的劫持情況會更多,但近年來,反向劫持的情況也更為嚴重。因此,我們在審案時,必須尋求利益平衡。我們之所以想保護權利人的利益,是因為我們想保護該標準必要的專利權人對專利的貢獻,而不想保護因納入該標準而帶來的超額利益。比如,一項專利技術的價值是5元,但納入標準后,就產生了10元的收入。我們應該把多余的去掉。這是實踐中的操作問題,但作為法官或相關人員,我們應該有這種意識。

(5) 標準基本專利的三個領域

標準基本專利主要涉及專利權領域的專利禁止侵權、合同法領域的專利許可費和反壟斷領域濫用市場支配地位。這三類病例均發生在廣東。首先是專利侵權禁令。有中興和的案例,還有三星和的相關案例。第二個是許可率,這是和IDC,以及三星和。第三類是反壟斷,和IDC,所以有三個方面。

標準必要專利領域是一座金礦。在未來,你會意識到這個領域背后的好處是非常大的,有幾十億、幾百億甚至幾千億的市場份額。國內外在這方面的研究尚處于起步階段。在某些方面,國外比我們先進,但在許多方面,我們幾乎是一樣的,所以我們可以在這方面作出很大的努力。無論是從事研究還是實際工作,這都是一個更好的領域。